鄉村歷史建筑的保護利用與鄉村建筑的歷史傳承
  發布時間:2019-05-30 14:34   來源:城市怎么辦

鄉村振興戰略,歸根結底要解決的是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中的城鄉差別問題。城鄉差別包括居住環境、就業機會、收入待遇、公共服務等多個方面,但歸根結底在于文化落差、價值落差。古希臘哲學家普羅泰戈拉說:人是衡量萬物的尺度。要推進鄉村振興,關鍵是要重建鄉村文化的自信,構建鄉村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意義,賦予鄉村生活以意義感、價值感。

建筑是人類創造的物質文化對象,歷史建筑是體現社會關系、人的歷史性的重要載體。鄉村歷史建筑既是鄉村文化的重要部分,也是承載鄉村文化的重要客體,是鄉村文化的根與魂,它在反映人的本質、構建人的價值意義上的作用不言而喻。對鄉村歷史建筑進行保護利用、“活化”,就是對鄉村文化進行再解讀、再表達、再生產,就是對鄉村生活賦予意義感、價值感。

01

鄉村歷史建筑的保護利用

杭州在新世紀之初就高度重視農村歷史建筑的保護利用工作。在2007-2010年全國第三次不可移動文物普查中,杭州登錄了一萬余處農村歷史建筑文物點,在杭州的不可移動文物中占比一半以上。農村歷史建筑可分為城垣城樓、宅第民居、壇廟祠堂、學堂書院、店鋪作坊、亭臺樓闕、寺觀塔幢、橋涵碼頭、堤壩堰渠、池塘井泉、其他古建筑等11類。由于地處偏遠、分布分散、未納入文保單位等原因,農村歷史建筑長期以來未能開展系統修繕。

2009年12月,杭州市舉行了農村歷史建筑保護暨市新農村建設領導小組(擴大)會議,在總結推廣杭州實施農村歷史建筑保護成功經驗的基礎上,正式系統全面地推進杭州農村歷史建筑的保護工作。九年來,杭州累計安排市級專項補助資金達3.33億元,加上地方配套資金,總投入達9.9億元,迄今已有近2000處農村歷史建筑得到搶救性保護。從2009年迄今,杭州市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從1處增長為6處,富陽、桐廬、建德、淳安等區(縣)的15個村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建德新葉村更是被國家文物局列為全省唯一一處古村落保護利用示范點。農村歷史建筑綜合保護工程,對于搶救瀕危鄉土建筑、改善農居環境、豐富村民精神文化生活發揮了積極作用,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

案例:杭州的國家歷史文化名村

桐廬深澳村:名列第三批國家歷史文化名村。位于桐廬縣富春江南岸。明代留下了一個完整的地下水系,至今還是深受村民喜愛的生活用水來源。位于地下水系之上的古民居建筑群,現存明清時期的古建筑140多幢,民國時期的建筑60多幢。

建德新葉村:名列第五批國家歷史文化名村。位于建德大慈巖鎮玉華山腳,距今已有800多年的歷史,是浙江省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血緣聚落建筑群之一,被專家稱為“明清建筑露天博物館”、“中國鄉土建筑的典范”。

淳安芹川村:名列第五批國家歷史文化名村,位于淳安縣浪川鄉,是一個有800多年歷史的古村落。300余幢明清時期的皖南徽派古建筑,磚雕、木雕、石雕都非常精致。

建德上吳方村:名列第七批國家歷史文化名村。位于建德西南部,依山而筑,大體都是徽派建筑。600多年來,方氏家族在這里聚族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神秘古韻。

建德李村:名列第七批國家歷史文化名村。李村原名徐宅,是建德南部大慈巖鎮的中心村。1100多年前,唐代李姓遷入李村,李村李姓遠祖是唐朝開國功臣李靖,近祖是晚唐詩人李頻。

桐廬茆坪村:名列第七批國家歷史文化名村。位于桐廬縣富春江鎮,始建于宋元之際,至今已有900余年歷史。茆坪村是古時過往客商貨物的必經之地、重要驛站,是明末清初浙西地區興旺發達的村落之一。

桐廬深澳古村

02

鄉村建筑的歷史傳承

鄉村歷史建筑以其獨特的建筑風格、錯落有致的形態布局、厚重的歷史文化而受人青睞,成為人類歷史具有重要價值的文化遺存。但是隨著工業化和新型城鎮化的發展,鄉村建筑開始出現以鋼筋水泥為主要特征的“現代化”面貌,“兵營式”的機械布局、羅馬柱式的千篇一律,讓很多鄉村的現代建筑既毫無鄉村特色、鄉村文化之可言,又與原有歷史建筑和周邊自然環境毫無融合之可能。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中指出:傳承傳統建筑文化,使歷史記憶、地域特色、民族特點融入鄉村建設與維護。以形神兼備為導向,保護鄉村原有建筑風貌和村落格局,把民族民間文化元素融入鄉村建設,深挖歷史古韻,弘揚人文之美,重塑詩意閑適的人文環境和田綠草青的居住環境,重現原生田園風光和原本鄉情鄉愁。這對怎么規劃設計鄉村建筑、建設什么樣的鄉村建筑指明了方向。推進鄉村文化振興,既要保護原有的鄉村歷史建筑,也要對鄉村當代建筑進行科學規劃設計,融入當地文化,展現當地特色,重建鄉村建筑的歷史韻味和文化風貌。

案例:富陽東梓關杭派民居

早在2014年12月,杭州印發了《“杭派民居”示范村創建工作實施辦法》,打造“杭派民居示范點”。富陽東梓關村作為首批十三個示范村之一,入列“浙江省重點歷史文化古村落”保護工程的一期工程。東梓關村位于富陽場口鎮西部,整個村居沿富春江水岸呈帶狀分布。明清時期,東梓關村作為水陸交通的樞紐,有過繁盛的時代。在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中,隨著農業和水運的衰落,東梓關村人口外流、村莊空心化,和大多數村莊一樣面臨著日益衰敗的面貌。

作為“新杭派民居示范區”,東梓關回遷農居的規劃建設,充分打造杭派民居特色,體現鄉村建設的歷史感。一是由村集體進行統一征地、委托進行統一規劃設計和代建。二是由政府提供民居外的氣管道、網絡、三線下移綠化景觀和道路等市政配套。三是在新老村落交界處預留村民活動中心,作為村民日常活動和重要活動的公共空間場所。

東梓關村位于富春江畔,有著典型的水墨畫式江南意境。在東梓關“新杭派民居”設計中,利用傳統民居人字屋面中微曲、起翹的做法,將屋頂做成不對稱坡和連續坡,幾個單元相互連接,屋面關系相互呼應,深灰色屋頂與白色墻體相互映襯,實現傳統意蘊的現代化表達,寫意地闡釋著江南意境。

富陽東梓關村

東梓關杭派民居的建設,給鄉村建筑帶來了多樣啟示。必須深入了解鄉村文化習俗、理解村民生活訴求、吸引村民參與營建過程。不同于城市居民對于城市商品房整齊劃一的被動接受,鄉村建筑的規劃建設要把主導權讓渡給作為使用者的村民。建筑師的最佳選擇,是運用專業能力引導村民的審美方向,給村民的需求留出彈性空間,激發村民的主人翁意識,使之能夠擁有更多的選擇可能。

東梓關杭派民居的成功塑造,為東梓關村帶來了全新的的發展契機。隨著新聞媒體的信息擴散,游客們紛至踏來,給東梓關帶來可觀的人氣。2018年舉辦的江鮮大會,東梓關日均接待游客5萬余人次,8天時間推出江鮮7000余桌,旅游總收入達1000萬元以上。十一黃金周期間,東梓關單日游客量突破10萬人次。

巨大的人氣效應,持續的媒體關注,也讓當地村民重新觀察和認識本地建筑,重新考量鄉村生活和發展機會。由此而來的直接的效應是,外出人口大量回流,民宿經濟、節慶經濟、鄉村旅游精品線迭次誕生,隨著多種業態的不斷引入,經濟集聚效應進一步放大。特別是東梓關與周邊龍門古鎮、桐洲島、湖源溪漂流等景點串聯,成為“東南西北中”五條特色鄉村旅游精品線路中的一環,成為展示現代版富春山居圖的最美示范區形象。

03

鄉村建筑“活化”的現實意義

推進鄉村文化振興,既要對鄉村歷史建筑進行修繕保護、傳承利用,也要對鄉村新建建筑進行歷史“賦值”,防止鋼筋水泥式現代建筑在鄉村空間里整齊劃一或雜亂無序式的蔓延。東梓關杭派民居作為鄉村新建建筑的典型案例,在短短數年時間里,實現從無人問津的空心化村莊到人氣回流、產業興盛的新時代村莊的轉身,充分說明:鄉村建筑的歷史“賦值”,所能產生的現實意義遠遠超過了建筑本身。

供稿:劉達開

審核:王劍文

  作者:  編輯:陳俊男
菠菜机app 泰安市| 玛多县| 黄山市| 鄱阳县| 孟津县| 石渠县| 新乐市| 枞阳县| 廉江市| 丰台区| 新乐市| 江都市| 民乐县| 昭通市| 滦南县| 台中县| 逊克县| 当涂县| 定西市| 会东县| 新龙县| 深泽县| 乌兰察布市| 新龙县| 九台市| 德州市| 镶黄旗| 安龙县| 天长市| 布尔津县| 平阳县| 罗源县| 军事| 谢通门县| 泗洪县| 利川市| 阳曲县| 和硕县| 台南县| 凤台县| 团风县| 西乌| 平江县| 健康| 阜南县| 康保县| 宁陵县| 遂宁市| 武宁县| 五莲县| 海淀区| 罗平县| 庆安县| 宾川县| 宁安市| 黎川县| 二连浩特市| 昌邑市| 收藏| 乡城县| 边坝县| 蓝山县| 长汀县| 乌兰县| 岳阳县| 彰化县| 石狮市| 那坡县| 玛曲县| 丽江市| 大方县| 和政县| 会同县| 彩票| 万年县| 东兴市| 贞丰县| 凌云县| 虹口区| 灌云县| 安吉县| 洞头县| 蒲江县| 镶黄旗| 太谷县| 峨边| 北安市| 保山市| 潜江市| 文昌市| 民丰县| 墨玉县| 夏河县| 玛多县| 蓬溪县| 长治市| 陕西省| 喀喇沁旗| 保亭| 奉新县| 嘉鱼县| 利津县| 泰顺县| 浦县| 察隅县| 资讯| 高碑店市| 台前县| 舞阳县| 贵溪市| 五常市| 平陆县| 云林县| 昭平县| 理塘县| 高雄县| 镇安县| 博野县| 博罗县| 吉木乃县| 边坝县| 德格县| 许昌市| 尉氏县| 宜都市| 孝义市| 峨眉山市| 沧州市| 潞城市| 嫩江县| 太仆寺旗| 青海省| 台中县| 阜新| 泸定县| 绥阳县| 平顶山市|